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戏曲鉴赏 > 戏曲鉴赏

观京剧进京草根人物的艺术救赎之道

admin2023-11-07诗词鉴赏人已围观

简介草根人物的艺术救赎之道观京剧《进京》 本着好奇的心态走进江苏大剧院,观看南京市京剧团新编京剧《进京》的首演。 在此之前,我注意到了这部剧的前期宣传,主创人员和演员都

  

草根人物的艺术救赎之道——观京剧《进京》

 

   本着好奇的心态走进江苏大剧院,观看南京市京剧团新编京剧《进京》的首演。

   在此之前,我注意到了这部剧的前期宣传,主创人员和演员都写长篇大论的创作谈,还有演员写了首诗,说明他们不仅是尊重观众,也尊重这部戏。南京市京剧团公众号发了很多小视频,有排练花絮,有宣传短片,在正式演出前预热,形成一定的吸引力。

   剧组特地请了著名歌手屠洪刚演唱主题曲,主题曲发挥了他粗犷豪迈、铿锵激烈的演唱优势,看起来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屠洪刚拍摄演唱的《进京》MV,在网上的播放量竟然高达1000万。即便是不太了解戏曲的流行歌曲歌迷,也能够接受这首歌。看起来,《进京》还没演,就已经凭着这首主题曲出圈了。
然而坐在剧场里,我想,毕竟表现徽班进京的作品太多了,改编自电影《进京城》的京剧《进京》,能有哪些突破呢,不会是电影版的复制粘贴吧?

   没想到,观剧的两个小时,《进京》竟然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牢牢牵引着我的神经,我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高兴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悲痛的时候禁不住落泪,暂时忘记了世界,忘记了刷手机。

   这部剧讲故事的方法、人物的对话和唱词,跟电影版已经有了区别,可以说巧妙地在改编的基础上重新创作,给IP改编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可借鉴案例。
《进京》讲的是京剧孕育诞生的历史,从小切口透视大主题,以小人物折射大时代,人物塑造都很真实。

   汪长生一出场不是高大上的英雄形象,而是个敢爱敢恨,不受半点委屈的直性子小伙儿,内心敏感脆弱,甚至一度想自暴自弃,能触动当代年轻人很多共鸣,职场不顺就想躺平,这不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真实写照吗?

   然而汪长生又成长为英雄,平凡的人物,不甘心在命运的旋涡中沉沦,拼命活下去,拼命争得人格脸面与艺术尊严,直到成为杰出的艺术家。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品格——不求改变世界,但求自己不被世界改变,再发挥天赋才华创造一门新艺术,完成自我救赎。

   整个剧充满浓烈的爱恨情仇,汪长生被视为“下九流”的戏子,生活在社会底层,他的两段情缘,都没有结果。汪长生和江容儿的爱情不被世俗礼法接受,硬生生被拆散,他还险些丧命;他和凤格格的知音情,发乎情止乎礼,只追求柏拉图式的精神相守。

   这些情感看似很虐很惨,实则凄美而悲壮,每个人都在戏曲中找到了安放灵魂的空间。没有声嘶力竭的指责,没有呼天抢地的痛诉。他们只是面对屈辱时保持高贵,将生命变成艺术,落红化作春泥。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岳九,宋小川老师已经有60多岁了,在“戏中戏”里却一阵风似地跑圆场,他塑造的岳九,是个戏台下,比男人还有阳刚之气的男人,在戏台上,比女人还娇柔妩媚的女人。

   作为汪长生的恩师,岳九一举一动都是大丈夫豪气,作为汪长生的舞台搭档,岳九扮上戏一下子变得俏丽明媚,证明多年来的戏曲、影视的跨界经验,为宋小川老师积攒了浓厚的演技功底。
岳九看似不食人间灯火,宠辱不惊,实则内心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进京,争个艺不惊人死不休。

   从另一个层面上来看,只有岳九这样的男旦,在生活中把男人的傲岸秉性发挥到极致,在艺术中才能把女人的风雅神采发挥到极致,对人生和艺术的追求都不掺任何杂质。被打成重伤的岳九冒死为乾隆皇帝演戏,实际上是发挥了艺术之美、艺人之尊严,这场“花雅之争”,花部赢了。

   全剧莫过于岳九之死。岳九临终前说了电影版没有的台词“这辈子不的命,在戏里都了”,他是真的无怨无悔,只追求艺术的高度,不屑于追求生命的长度。
岳九怀着对后辈的无限期许,也怀着对新生剧种的殷切盼望,离开了人间。从此之后,汪长生等年轻人,都活成了岳九的样子。

   作为看颜值追星的青年戏曲爱好者,我关注着北京京剧院的周恩旭,在新兴的80后武生群体中,他有武打功底,还有一条的好嗓子,很难得。

   我在网上周恩旭主演的《野猪林》《秦琼观阵》《汉津口》等戏,但是当我走进剧场,近距离观看《进京》后发现,周恩旭还会表演细腻复杂的情感,他懂得如何管理五官表情,运用眼神,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心中想法。同样是表达悲痛,恋人被抓走,和恩师被抓走,周恩旭的身段、神情截然不同,他能够以技演情,以情化技。

   南京市京剧团的一群年轻人,这些年演戏的机会越来越多,功力得到很大的提升。王璨是梅葆玖先生中年龄很小的一位,却从来不夸耀,为人很低调,总是扎扎实实练功,刻苦好学,这次饰演凤格格,可以看到她的才华锋芒毕露,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其他几位挑梁的青年演员也是如此,经过《进京》的打磨,都有了成熟稳健的台风,令人惊讶是梁杠子的扮演者张训菘,他本功铜锤花脸,却有活跃的跨行当表演天赋,也演过话剧。这次反串小花脸,惟妙惟肖,完全看不出一丝铜锤花脸的影子。

   提到新编戏,观众们往往担心声光电色杂乱的“大制作”,排挤了演员的表演空间,就容易变成“话剧加唱”。但是京剧《进京》舞美设计真是别出心裁,具有油画的质感,灯光打上去有古典韵味,但没有丝毫喧宾夺主。

   舞台上可以移动的小空间,巧妙地变换成各种大空间,一会儿是后台,一会儿是戏台,一会儿是房间,一会儿又是运河了,有电影镜头的蒙太奇效果,还给演员足够的唱念做打空间,无论观众是否是京剧戏迷,都很喜欢这种视觉效果,令人拍案叫绝。

   念白不是话剧味儿,而是京白与现代语言的结合,内在的节奏感非常强烈,本身就蕴含着动作性,因此演员一边念台词,一边做打飞脚、璇子等身段,毫无违和感,这才有具有现代性的新编京剧。

   这些年,南京市京剧团做了很多“破格”的创新举动,有些作品专门为了宣传南京的文化历史和往事,比如说《大明城墙》《梅园往事》,属于主旋律创作。
还有些作品专门为了吸引年轻观众,让京剧走向现代化快节奏的生活,不断破圈,吸引新的戏迷粉丝,比如说《鉴证》《花好月圆》,属于商业市场化的创作。

   不管是什么创作,最后南京市京剧团都能达到预设的目的。在七八年的准备基础上,南京市京剧团推出了《进京》,那就是水到渠成,呼之而出了。

   以上是一些京剧《进京》观后碎碎念,千言万语,表达不尽这部剧超乎我想象之处。这是一部平凡人物的史诗,将是京剧的“出圈”作品,期待《进京》沿运河进京,让全国更多观众感受它的魅力!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