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书籍鉴赏 > 书籍鉴赏

赏析丨博古图的物与人

admin2023-11-19诗词鉴赏人已围观

简介博古一词最早见于汉代张衡的《西京赋》,博古图一词最早见于北宋徽宗编撰的《宣和博古图》。 此名用于卷轴画的最早记载见于明代《清河书画舫》,但画作内容已不详。 现存以古

  “博古”一词最早见于汉代张衡的《西京赋》,“博古图”一词最早见于北宋徽宗编撰的《宣和博古图》。 此名用于卷轴画的最早记载见于明代《清河书画舫》,但画作内容已不详。

  现存以古代古画为题材的绘画中,出现最多的是青铜器,这与宋代以来金石学的兴起密切相关。 进入明代,鉴古青铜器之风盛行。 明人对书画、青铜器的偏爱和重视,直接体现在明代题材广泛、古朴的绘画创作上。 画面上的文人墨客大多聚焦于青铜器,仔细鉴别古器的真伪。 清末上海地区用钟、鼎、彝器、花卉、蔬菜、水果等构成画面的“博古图”,与描绘文人雅士鉴古的“博古图”完全不同。 、明代中后期的书画。 在立体延伸的基础上,运用花卉、器物、家具等,形成独特的绘画艺术风格,形成独特的艺术现象。 器物本身斑驳的痕迹、古老的造型,传达了文人画家对永恒宁静和人生体验的内心追求。

  大观初年(公元1107年),开始编撰记载古代青铜器的金石学著作。 大约16年后,这部30卷的《宣和博古图》完成了。 馆藏商代至唐代青铜器839件。 每件器物都有图片,并记录其尺寸、容量、重量,并核对铭文。 每个类别的第一栏讨论器具的形状、名称、装饰、用途和起源。 文物的图像不仅经过精心绘制,而且还标有“按原模型制作”或“缩小样品制作”的字样,与今天图纸上所附的比例相似。 这幅图文并茂的碑文,具有恢复礼制、辅助教化、稳定统治秩序的目的。 鉴于五朝政局的混乱和君臣礼教的破坏,宋朝面临着恢复礼制、整顿礼教、重视和奖赏经典的任务。 以考证经典、补充历史为主要任务的金石学的出现,正是符合此时国情的需要。 宋人有“复三世”之志,同时又怀疑古人、怀疑经书。 经典的记载不再被宋人视为金科玉律。 比记录的更真实的礼仪原型。 有学者指出,在五朝混乱、礼教破坏下建立的北宋王朝,迫切需要维护统治秩序,恢复礼制,嘉奖儒家经典。 这就是金石学兴起的政治原因。 城市经济的繁荣、交通条件的改善、文化传播方式的广泛应用,为金石学的发展准备了物质条件。 一批思想比较先进、重视出土古物、敢于怀疑经典的官僚和文人,是金石学取得巨大成就的重要因素。 (夏朝雄《宋代金石学的主要贡献及其兴起的原因》)古代青铜器图录是宋人博学多金的直观体现。

  宋人首先关注古钟、古鼎上的古文字,目的是佐证经典、补充历史。 青铜器上的铭文揭示了更古老的过去。 宋代学者借助文献,解读碑文,回到三朝,与汉代学者展开了一场超越时空的对话。 自宋代以来,古物的搜寻、交易和记录日益增多,宫廷的雅致催生了专门收藏古物的建筑和目录。 宋代蔡《铁围山丛谈》:

  当时重要的只是三代人的工具。 秦汉时期的物品,除非有专门的遮盖,否则不予收藏,宣和以后,在仙盟保存记载,数量达到万余件,如祁阳宣王石鼓、还有西蜀文翁里宫的绘画(图像),凡是人们所熟知的,无论大小、远近,都列在九大禁地之中。 继宣和殿之后,又增建保和殿,左右建有济谷、博古、上谷等楼阁。 这里存放古玉器、印章、鼎、法书、图画等。

  宋人在谈及个人收藏品的品质时,往往极力避免有玩物丧志的嫌疑。 陆大临在《考古地图》中说:“世间一无所有,行善者贮藏,也不过是耳目玩具……看器物,背其言,述其事”。三朝遗风,如见其人,扭转意志,或探其产生本源,以补经典之缺,以正之谬误。儒家,对于后世的君子来说,那些有意效仿古人的人,也将受到考验。” 欣赏的兴趣和研究的兴趣、对过去的怀念和对新奇事物的渴望交织在一起。 (王国维《宋代金石》)宋代艺术文献的范围不仅涵盖书画,还涉及博学和艺术收藏。 北宋著名画家李公麟绘制了一幅博古图:“元丰以后,有学者李公麟。”说其故,称其为《考古图》,传至元代。福建。” 关于艺术的历史书写并不是宋代的新创造,但对古今差异的认识是历史自我意识的标志。 收藏和记录古代文物的趋势,实际上是为了发现和凸显历史文化。 宋代士人的道德体验和责任感是在现实的物质世界中实现的。 他们追求的是求知古今的学术兴趣,是学者生活风范的展现。

   书籍鉴赏_鉴赏书籍类作文题目_鉴赏书籍怎么写/

   (明)王福山阁文辉图画书墨笔长219公分长87.6公分长87.6公分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对于古器物的态度更加实用,出现了各种类型的古器物。 明末,《宣和博古图》等书籍起到了目录的作用。 明末印刷业的发展和博古图录的流通,使明人通过图录认识了商周古代青铜器,同时也推动了当时青铜器鉴赏的普及。 明末胡应林曾说过:“郑锦仪以古朴而严肃的方式刻画了一幅小规模的伪图,他临摹古文和云、雷、饕餮、祭兽等图像,比前几件都好。而且体积简单朴素,很容易让人隐藏。虽然穷人们节俭,但大家都得看看商周时期的重器,这对人来说会有很大的好处。鉴赏家。” 甚至还有专业的模仿和造假活动。 《广志易》载:“姑苏人聪明好古,又善仿古法,书画临摹,鼎易熔炼,可真伪难辨。”

  私人古物的收藏和鉴赏大多在书房中进行,这些文物也逐渐成为书房陈设的一部分。 高廉在《尊生八记》中详细描述了案头摆放的书房用具,包括书房内的其他家具以及相关用具的位置、数量、式样。 古代青铜器也被列入书房陈设清单。 这些古代器物不仅是书房中的欣赏对象,还具有装饰和使用的功能。 明代文人喜谈“古”,在他们心目中,“古”与“雅”始终紧密相连,具有精致、可玩的特点,体现了文人悠闲、高雅的生活品味。 (白千深着《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演变》)《轩辕博古图》等画册出现后,其精美的图像成为画家借用的典范。 在表现明中后期文人生活的《雅集图》、《文会图》、《士人图》中,古物形象频繁出现,成为画面中创造隐喻的重要道具。

  汉张衡在《西京赋》中写道:“有德之子,有心有身,风雅而有学问,学老石氏,故多知前辈。” 这是迄今为止出现最早的“博古”一词。 。 “博古图”一词,最早见于北宋徽宗时期编撰的《宣和博古图》。 此名称用于卷轴画的最早记载见于明代《清河书画舫》。 南宋收藏家斯德永嘉收藏的卷轴画中,有唐子唐子的《博古图》,且仅用《博古图》。 用“善”四个字来形容,至今人们已无从知晓图画的内容。 现存的明清绘画中,直接以“博古图”命名的绘画作品很少,此类题材绘画的命名大多是后世鉴赏家所确认的。

   书籍鉴赏_鉴赏书籍类作文题目_鉴赏书籍怎么写/

  (明)杜瑾《玩古画》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明代画家杜进的《玩古图》。 杜瑾原籍江南,定居北京,经常往来于南北之间。 其作品色彩艳丽,风格古朴,深受官员好评。 他是一位文人型职业画家,以其博学多才和绘画技巧深得文人官员的赏识,并与其交往密切。 《玩古人》屏上题字:“玩古人常,学之志大。是象之名,礼乐所在。若无礼乐,则无礼乐。”白天的音乐,人会感到羞愧。我会等待作品的正确性。杜锦住在杜锦,董眠正把玩古画并写下它们,但我似乎在寻找外面,以及意义表达出来了,观众可以从中学习。” 画面正中,有一主一宾二人。 主人坐在前面的扶手椅上,单腿盘膝而坐,俯身看着右侧桌子上的古董。 受邀嘉宾正弯腰细看古鼎和彝族器物。 前方,左边,一名侍女提着卷轴和棋盘行走,右边,一名侍女,手持圆扇,在芙蓉假山间扇动蝴蝶。 画面右后方,两名侍女正在桌上摆放着古董器皿。 桌上有一口立耳圆鼎,底有螭纹,盛有香灰; 旁边是哥窑勺筷瓶,里面插有香铲和香筷。 《玩古图》中呈现的器物让人眼花缭乱,除了包浆碧绿的青铜器外,还有白色、浅绿色、有裂纹的瓷器,以及纹饰精美的金器。 学者们将画中的实物与陆大临的《考古图》、王甫的《宣和博古图重建》进行了比较,并将器物的形状、纹饰、布局等细节与古代器物或文物的地图进行了比较。各个朝代流传下来的。 经过比较,我们发现杜瑾画的器物与夏商周或盛世汉唐时期的古代器物有相似之处,但总是夹杂着一些脱离时代的风格。 据推测,杜晋画中这些器物的形象可能是根据后世制作的古董器物为蓝本的,也可能是杜晋自己对这些器物的独到理解,夹杂了一些想象和创造力的结果。 杜瑾本人也在其跋中用“似外求形”一词来暗示他所画的并非古器草图。

  博古形象以物喻礼,在明代中后期文人的身份建构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 《颜贤庆鉴赏笔记》是明代高濂所著《尊胜八记》之第五,内容涵盖器物范围广泛,包括古代青铜器、玉器、瓷器的鉴定与鉴赏,器物的鉴定与鉴赏等。鉴赏历代碑刻、绘画、古琴,书房四宝。 将所有的藻类都一一列举出来,还详细介绍了魁笺、宋纸、松花纸等的制作方法,并对20多种文房用具的结构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此外,还有各种名香的评述和配制方法。 在第一卷的开篇,高濂谈到了文人的游思之趣。 “于是,我在闲暇之余,对各种钟鼎易器、书画书画、窑器玉器、文房器物等,都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耳目若能见,则为真知,确实为一切事,查阅、编补,似有慧眼观法,如焚香,鼓琴,植花修竹,又不在正方家,松窗下贴几行乐书,摆画的兰室里,帘子上飘着香雾,花儿磨栏杆,就算吞水吃云,也足以忘记永恒的饥饿日子,我的冰玉工作室洗尽世间,气氛肮脏,一颗纯净的心,一颗快乐的心,还有什么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呢?” 和同时期的古玩鉴赏书籍一样,青铜器被列在书的第一章中,可见其受到的重视程度。 正因为如此,仿古青铜器和锻造青铜器应运而生,仿青铜器造型的瓷器也随之发展起来。 从明代出版的收藏鉴赏书籍可以看出,青铜器、玉器、瓷器和字画被当时的人们视为最古老的图像和文化因素。 这四类中,明代古代题材绘画中出现最多的是青铜器、书画,可见其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古玩中,明代对书画、青铜器的偏爱和重视,直接体现在明代古代题材绘画的创作上。 现存博古图题材绘画中,青铜器的出现最为频繁。 这与宋代以来金石学兴起的背景密切相关。 《竹园鉴古图》中的中心人物正在欣赏圆扇的册页,《鉴古图》中的人物也在欣赏画册。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代所著的《博古图》中,几位文人雅士正在一起欣赏一幅古画。 据称刘松年所著的《古图》、《古图鉴赏》、《博古图》中,文士们以青铜器为重点,仔细鉴定古器真伪。 对书画的处理,以青铜器、瓷器、古琴为背景,展现了古董在人们心目中的不同地位。 古董研究记录等书籍的出版和发行也可以证实这一点。 明末,崇古之风盛行。 聚会时,利用历代旧物,在竹下交谈,增添了乐趣。

   鉴赏书籍怎么写_鉴赏书籍类作文题目_书籍鉴赏/

  (明)仇英古竹园赏图(局部),绢本设色,长41.4厘米,宽33.8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竹园古图鉴赏》,出自仇英《人物故事册》,水墨设色绢本,长41.4厘米,宽33.8厘米,现藏故宫博物院。 册中其他内容还可辨认,如《子路文锦》、《孝庄妃》等,标题为后人所加。 图为私家园林主人与好友在竹院中玩古宝的情景。 透过画中的陈设,观者可以想象他们在春天做饭、喝茶、下棋、弹琴的情景。 画面中的人类活动是这幅画的主题。 上面的竹林里画着四根不同高度的嫩春笋,表明所画的季节是春天。 仇英用棋盘、戏狗、仙鹤、湖石等隐喻意象,营造出《竹园赏古图》的远景,突出画中人悠闲返乡的情景。 野竹林右侧的空地上,画着一张方形的石桌。 桌子周围有三根绣花柱。 朱红色的栏杆由带柱头的绿色柱子支撑。 备棋的少年身穿浅棕色交领右下摆长袍。 他捧着一个青色的鼓形棋坛,正放在石桌上。 白底黑格的棋盘已经搭好了。 画面右上角,主人养的两只黄狗正在石桌下快乐地玩耍。 仙鹤躲在左侧那座高耸的太湖石后面,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太湖石下部被屏风遮挡,透过孔洞隐约画出鹤的红色冠和长喙。 太湖石的特性被充分展现。 石之薄,与鹤之寿相得益彰。

  特写镜头分为两个大屏幕,主要人物的活动都显示在屏幕内。 侧屏绘高阁远帆,前屏绘一对白头乌鸦栖息在开满红花的树枝上,或有“白头偕老”的吉祥寓意。 屏风旁边,有两个平牙夹头和平头桌子,里面摆满了青铜器。 右桌上没有铺地毯,但有钟、圆鼎、簋、号角、高脚杯、四足方鼎等。圆鼎后面有盖,被改造成香炉。 左边的桌子上铺着地毯,上面放着豆子、圆鼎、杯子、扁盆。 桌子前面有一张琴桌,上面除了头巾、兽足盒、花瓶和酒杯外,还放着一把古琴。 这次古物鉴赏的对象主要是画桌上的画册,但排列在其周围的青铜器却非常引人注目。 不仅案头、画案前,左下前景处还摆放着通体饰有蝉纹、上有圆环的鼎、鼎。 通体饰蝉纹双耳茶壶,鼎内有圆口戟。 两器素朴无纹。 三位主角都是中年人。 右边两人坐在香妃竹椅上,香妃竹椅是雅室中常见的座位。 三人分别坐在一张系着腰带的长方形大画桌旁。 桌子上铺着一张黄色的大毡子,上面铺着一块稍小一点的牡丹纹锦缎。 头戴东坡巾、身穿赭色圆领袍的文士双手捧案,面前放着一把圆扇,聚精会神地欣赏着册页。 书生身穿软脚府头,身穿米色折领右折长袍,坐在后面的竹椅上。 圆形粉丝册的右侧是四卷手卷和一封信。 其中一幅手卷的页眉饰有乌龟纹锦。 两人对面的书生正坐在藤墩上。 他身穿软腿府头,身穿米色交领右下摆长衫,下着赭色连衣裙,脚踩肥皂靴。 右边青衣黄裤童子端着托盘,向他献上两件瓷器——尕炉和直口瓶,这是汝窑、官窑口中常见的瓷器类型。 、龙泉等宋代窑炉。 文人墨客常常改变这种瓷器的用途,将其作为读书和雅集聚会时的焚香器具。 比如,在直口瓶中加入香筷和香铲,再配上香盒,就成了一套优雅的香器——“炉瓶三事”。

  董其昌在《古玩十三故事》中详细描述了鉴古玩古的环境,与仇英的这幅画大致对应:

  玩古董可以祛病延年。 古董不是急于把玩的东西,先对待幽静的玄室。 虽在城市,却如山林。 风月晴的时候,我们扫地,烧香,煮春招待客人。 与大师们谈论艺术、谈论道家,我们在花丛、月光、竹柏之间久久流连。 吃完晚饭,颜坐下来。 他另立一张桌子,配上红竹篮和锦缎。 他把人们的财物纷纷拿出来和他们一起玩。 若通古人,鉴赏之,可解忧郁,克制放纵。 因此,玩古董有助于祛病延年。

  除了古人养生之外,董其昌还提出了“玩礼乐可以修德,玩墨古刻可以炼技艺,活在当今世界可以遇见古人”的观点。能够代表这个时代的人。 储存、查看和使用事物的方式。 明代将古器鉴赏视为生活美学,这与明代以前对古器鉴赏的“正经补史”解读有所不同。

   “东坡博古图”这个名字出现得比较晚。 明代王克羽《珊瑚网》的《分宜严画挂轴》中有《东坡博古图》记载“嘉靖四十四年失嘉靖”。 》,或许是最早的记载。从现存的绘画来看,各种《东坡博古图》可能是李公麟《西园采图》中涉及苏东坡的部分的变体。新题材《东坡博古图》的出现是在符合明代江南人民悠闲、安逸、从容、优雅的生活方式,也为其他古风、博古题材的绘画或简约肖像画提供了新的创作模式。

  后镇上宅所藏张翀的《御剑图》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明代《博古图》(原名宋代刘松年)极为相似。 整体构图,特别是古代青铜器的形象和组合,除场景布置和色彩配置略有不同外,基本相同。

   书籍鉴赏_鉴赏书籍类作文题目_鉴赏书籍怎么写/

  (宋)无名槐夏夏景(局部)绢本设色,长25厘米,宽26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侯东曾像》又名《通音博古图》,上海博物馆收藏,是明代画家曾敬、张翀共同创作的肖像画。 侯东曾独坐罗汉床上,三边围有屏风。 画面左下角,两个男孩正在将各种青铜器皿分类摆放在方桌上。 高耸的太湖石和半隐半现的梧桐树构成了侯同曾身后的背景。 另一边,荷塘里绿叶相连,荷花高耸。 湖石上写有“蒲中曾鲸画像”,右端有“崇祯丁丑新秋,张冲定景”的题字。 侯同增(公元1591年—1645年),字玉瞻,号广成,直隶省松江府上海县(今上海市闵行区)人。 诗文雅雅,古玩古雅,又精于书法。 画中的定乙尊盘可能是他的私人收藏。 它不仅为侯东曾塑造了一个“见证商周”的总体形象,而且比墓志铭、传记、肖像等文字叙述更直观地体现出来。 他的文人地位和社会阶层。 古代题材绘画中常见的古琴、字画在画面中不见踪影,古代青铜器上只画有图案,也算是隐喻了一个政治健全、正气凛然的政治形象。 桌上的器物有方鼎、圆鼎、尊、墩、鬲等,艺术家还在两鼎的腹、足上精心绘制了钟、棱。 明末学者张树培墓出土商代方鼎和战国圆鼎。 它们为研究明末古代青铜器收藏提供了宝贵的出土实例和案例。

   鉴赏书籍类作文题目_鉴赏书籍怎么写_书籍鉴赏/

  (宋)无名《南唐文汇图》(局部),绢本设色,高30.4厘米,宽29.6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明清以来以古物、古物、古物鉴赏为主题的绘画中,文人的古物活动多在园林环境中进行,园林环境中可能有一面屏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书柜、一个陈列的物品。古代器皿。 另一个用于存放钢琴乐谱、卷轴和书籍。 主宾围桌而坐,仆人扫地、煮茶、送擦古器。 这种场景也常出现在各类学士图、文坛图、雅集图等中,体现了士大夫对艺术的鉴赏力、爱好和对生活情趣的追求。 在表现古代题材的绘画时,画面元素已经形成了一些共识和固定的模式。 这种共识是基于文人的审美喜好与当时文人园林的实际风景相结合而形成的。 松、竹、芭蕉、太湖石都是明代文人雅士欣赏的对象。 明末文震亨的《知常五志》从欣赏的角度指出了它们的特点和评判其优劣的标准。

  清代供养画起源于佛像前的插花。 它们最初是芳香的花卉、瓜果蔬菜,后来逐渐发展成为许多案头可观赏的精美文物,包括金器、石器、古器、盆景等。 清代绘画为文人的读书生活提供了一片净土,调整了文人内心与外在现实的不平衡,体悟了文人的高雅思想。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the "Bo Gu Tu" appeared in Shanghai, with bells, tripods, Yi utensils, flowers, fruits and vegetables arranged in a picture. The content was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the "Bo Gu Tu" in the middle and late Ming Dynasty, which depicted literati appreciating antiques,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On the basis of three-dimensional extension, flowers, utensils and furniture are used to form a unique artistic style of painting, forming a unique artistic phenomenon. The mottled marks and ancient shapes of the objects themselves convey the literati painter's inner pursuit of eternal tranquility and life experience.

   In the context of China's cultural practice of advocating antiquity, the activities of collecting and appreciating antiquities have never been interrupted. Literati examined the artistic and cultural connotations embodied in ancient artifacts in a world that advocated elegance. Ancient artifacts and descriptions of collection activities also appear in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creations. Painters use antiques to paint, and what they are attracted to is the quaint atmosphere created by antique utensils and the identity of the literati they imply.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works at the Academy of Fine Arts,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The full text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29th issue of "The Master's Gate" of the Beijing Academy of Fine Arts.)

很赞哦! ()